万年历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海新闻网 >> 人文 >> 历史风情
字号:    [打印]

我与城墙的故事

作者:龚泽华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时间:2018年09月14日

  临海成为我的第二故乡,与台州府城墙有很大关系。

  1967年,这是一个叫人忐忑不安的年代,我们面临毕业分配。领导对我吹了风,说临海和长兴由我挑。这不成了命运的赌博——两地我都没有去过,都不了解。幸好同班同学高某对临海比较熟悉。高某的爸爸当时是台州地委书记,寒暑假他常在临海度过,我便去向他打听临海的种种。

  高某平日少言寡语,为人慵懒,我们交谈甚少。这次当我说起分配之事,他竟然击掌而起,连连而叫,“去临海好呀。那里有古老的长城可爬,有美丽的东湖可游。”这边为我介绍,那边忙着打开他的箱子,拿出一叠书来。

  其中一本是朱自清《散文集》。他说,你认真读一读那篇《一封信》。设想一下踏着朱自清当年在临海的足迹,登上南山殿城门楼看浮桥,爬上北固山城墙望雪景,会有一种什么感觉……另外一本是明代《顾氏画谱·郑虔画》。他说,唐代被称为“三绝”的郑虔,在临海时画的山水,你一定能找到实景,“危崖崔嵬,城堞逶迤,碧水扬波,帆墙云集。”城在山上,山在水边,可探险,可访古,可赏美……

  高某好古好静好田园风光,我亦如斯。他的话如一阵春风,吹开了我的心扉。

  他又要我去认识低年级的一位姓程的同学,他说程某是土生土长的临海人。程某我早就认识,只是不知他是哪里人。听说我有可能去临海,跟高某一样,他开口闭口都是古城墙。看来学文科的对历史文化遗存,都特别有兴趣。

  程某是班级出了名的“故事篓子”。他给我讲了唐朝尉迟恭在北固山修城因险受阻,梅花鹿雪地指路的故事;他讲了方国珍临海称王,城墙上设台祭天的掌故;他讲了戚继光创建空心敌楼的传说;还有临海正月十四吃糟羹和修城门洞的关系……这一个个生动有趣而不乏文化内涵的故事,把我的心给吸引了,把我的人给陶醉了。

  这些来自城墙的信息,让我对临海有了大概的了解。一个具有深厚历史文化底蕴的临海向我走来,向我招手,向我发出约请。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临海。

  这年秋天,我来到了临海。第二天,我便急匆匆地去游台州府城墙,既是好奇,亦为观景,也为了验证两位同学的介绍。

  台州府城墙,临海人习惯上叫它长城。而游长城,临海人又叫做爬长城。我登上长城,才体会到这个“爬”字的奥秘,有几处,城墙很险,我确是爬着才上去的。没错,城在山上,山在江旁,城随山转,江抱山城,移步换景,四边景致便依次进入视野。我的心灵受到美感的强烈震动,历史的浩瀚和千年的沧桑如阵阵秋风,扑面而来。望着蜿蜒十几里的满身疮痍的土石构建,抚摸城门上留着千千万万凿痕的石壁,我第一次走进临海历史的纵深,对临海先人的劳作肃然起敬。面对城墙,我有一种相见恨晚和三生有幸的感觉。

  这边感慨着,忽见城墙上有居民在种菜。见城墙上荒草萋萋,开满了瘦瘦小小的野菊花。我有点惊奇,这城墙怎么象个土围子而没有砖石和城楼?我问了种菜的大爷。大爷告诉我,现在看到的只是城墙芯子。外面的城砖、城上敌楼和女墙,因年代久远都倒塌了。有的被农民搬去垫猪栏,有的成了垃圾,尤其是1958年大办钢铁,城砖都被挖去砌了小高炉。

  我的心突然觉得很沉重。一种担忧骤然袭上心头。再过些年,这些城墙芯子还会存在吗?

  是的,破坏在无声无息不知不觉中继续。我是在1970年担任临海一中某班班主任时发现的。那时全民都在响应中央“深挖洞,广积粮,不称霸”的号召,到处挖防空洞,以防“超级大国”的飞机轰炸。我们班也不例外,防空洞挖在学校后面的北固山上。那洞离城墙只有百米左右。

  学生们的积极性很高。洞挖得又深又大,能容几十个人。只是地面很潮,还有些许积水,我想,到了下雨天根本不能进入。没想到几天后,洞里竟铺了两层砖头,又干燥又好看。我的心却咯噔一声往下沉,“这该不是城砖吧?”一问,果然是几位积极分子刨了城墙脚,挖了城砖。有几块还有文字,好象是“淳熙二年。”

  我当时就批评了几位破坏城墙的“积极分子”,命令他们马上把城砖放回原处。第二天刚好赶上作文课。我为学生们出了命题作文为:长城下面是故乡。

  我的用心全在解题里。我说,同学们没有人不爱自己故乡的。而你们故乡的周围有一座城墙,千百年来御敌防洪,护卫着你们的家乡,这城墙你们爱不爱呢?应怎样去爱呢?

  最后交上来的作文写得很合我意。有的说,城墙是家乡的一部分,是先人智慧和劳作的结晶。有的说,临海城墙是自然风光和历史文化融合起来的故乡的名片。有的说,我爱家乡,我爱城墙,我要做一堵保护家乡保护城墙的“城墙”……

  看来家乡的城墙已走进同学们的心里。我很欣慰我把临海的城墙送进每一届学生心里,因此,这道作文题就成了以后的“保留节目”。

  在临海,我很爱爬城墙。

  上世纪80年代初,我的小说创作进入“瓶颈”阶段,怎么也突破不了。面对一篇篇退稿,我痛苦地敲着自己脑袋,怀疑自己有没有创作的天分。记得那天是星期天。我扔下铅笔,到城墙上走走散心。

  那天的阳光很亮,树木很绿,秋风很爽,爬城墙的人不少。城墙虽然破烂,但有一种沧桑美,一种浓缩千年时空的历史的韵味。城墙两侧的山光水色,田野阡陌,古巷老屋,更是美不胜收,叫人心旷神怡。

  在城墙上我遇到了文化馆的老梁,他是创作室干部,我便诉说起我在创作上的烦恼。他听了,指着三三两两的游人问我,“你看他们,为什么要兴致勃勃地来爬城墙?”我脱口而出,“风景这边独好,美呀!”他点点头,“这就对了!还有呢?”“古老,这长城浓缩了千年时空,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。”他说,“对了对了。你的小说如果是这样的城墙,没有人不喜欢的!”

  我不觉一怔,心胸豁然开朗。我的小说应该像这座长城一样,要充满美感,要富有内涵!

  边走边聊,不觉来到望江门。老梁指着退潮的灵江,跟我讲了灵江边一个姓王的“水鬼”救人的故事。我被这几十年如一日、舍已救人的事迹深深感动。不知不觉中,城墙、“水鬼”,和小说融合一体,似一颗种子,埋入我的心田。

  不久,这颗种子便生根开花,结出了第一个果子——小说《闯漩涡》。寄给《西湖》杂志,马上就发表了。不久,《小说选刊》也选用了。而且成了1985年全国小说评奖入围作品。接着省作协评奖获优秀作品奖。

  长城,台州府城墙,帮我冲出“瓶颈”,使我的创作突破了自我。不久,“灵江系列”十几篇小说在全国各省市级刊物上接连发表,我的作品从此走向全国。

  感谢长城。感谢朋友老梁。感谢同学高某和程某。是他们把长城介绍给我,让我解开心结,再让我体验什么是美,什么是历史文化。

  1995年开始,古城墙全面整修,旧貌换新颜,古城墙更加美丽壮观了。“此生常在城墙走,不枉自称临海人。”客居临海50年,吮吸了城墙的许多营养,受了临海的许多恩惠。我自傲地称自己是临海人。“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”。报恩,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。我别无所长,我只能用我的笔来赞扬我的长城,我的临海。《古长城上好景多》《诗人兴会古城墙》《历代诗人与临海》《骆宾王与临海的缘分》《老树奇花靓古城》《戚继光与谭纶》……一篇篇散文的发表聊表作为千年古城墙的受惠者的“寸草之心”。


 相关新闻:
 
 微信公众号
  临海新闻
  国内新闻
  国际新闻
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·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·保留所有权利 |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律师
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| 浙新办[2006]31号 |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330000800006 | 浙ICP备06040867号 | 法律顾问: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
临海市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联系方式:电话:0576-89366755 电子邮箱:lhswgb@126.com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
友情链接:好玩的交友app软件  2017爆款交友app  国际交友app中文  婚恋交友app有哪些  有星球的聊天交友app  海外同志交友app  正规的交友app官网  富人都用什么交友app  日本人用的交友app  2016热门交友app  交友源码app  2015婚恋交友app排行榜  交友app怎么开发  国外高端交友app  交友app  靠谱的交友app有哪些  女同交友app软件  交友app灰色产业链  聊天交友app推荐  下载京城帮帮团app交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