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年历
您当前的位置 : 临海新闻网 >> 生活 >> 情感
字号:    [打印]

儿行千里母担忧

作者:徐丽娇  来源:临海新闻网  时间:2017年12月29日

  “手机放在口袋里别离身,服务区上卫生间前先看看车牌号,周围没有熟人时,不许和陌生人搭理,不能吃陌生人的东西,刷牙喝水用自己的杯子……”从昨天早上开始,我不知叮嘱了她多少遍,就算是百遍千遍,仍然觉得不算多。朋友说如果真那么不放心,那就跟着去吧。跟着去何尝不想,然而同意她参加这次比赛的条件就是独自前行,我也有意锻炼她的胆量。如果跟着去了,那这个初衷变味了。

  我跟她告别,故意提高声音说:“丫头,妈妈回家了!”她笑笑,没有任何挽留或者舍不得的神情。我在欣慰的同时又夹着失落,竟然奢望她喊一句:“妈妈,你一起去吧。”哪怕是撒娇一下也行,然而让我失望了。我强忍着没有回头,此时我更渴望她哭一声表示对我的依赖。然而等我走出整个车厢,准备下车了,也没有听见她哼一声。看来这回她是真的铁了心不偎大人的怀抱了。

  我走到另一车,有几个熟悉同班家长,我再一个个叮嘱,帮我明天注意点。帮我多拍几张照片,化妆的,上场前或者比赛时的。家长们劝说我一起去吧,毕竟孩子太小。尽管我的心里动摇过千万次的决心,但在最后时刻还是战胜了自己的犹豫不决。

  从另一车下来,脚步不由得挪向女儿那辆车,到了车门口。我顿时立住了,停留片刻转身往家的方向走去,走到车身后,我又立在那里,望着车窗内的动静。几秒钟的静立,顷刻间泪流成行,我的脸上却挂着笑,笑自己怎么这么放不下?孩子能长大吗?雨越下越大,泪也越流越多,没有人能理解这个妈妈此刻的心里煎熬。

  我几乎是一步三回头,步步都是那么沉重。十月怀胎,夏昏分娩,这3035个夜晚,一直承欢膝下,今晚远离父母独自奔赴赛场。我明明知道自己做了那么多的准备工作,项爸爸也一定能帮我照顾好她,可我的心里始终紧绷着。我也骂自己为何这么狠,你看人家许婷婷上初中了,妈妈还跟着去呢。我站立“天上人间”的广场上,脚与心已经不一致。直到车启动的那一刻,我还有那么一丝的动摇。车渐渐开出广场,淹没于小镇的黑幕中。我才确定已经放手让她独自前行了。泪顺着我的脸颊滚滚而落,伞外的雨声淹没了我的饮泣。路人望望失魂落魄的我,用惊疑的目光扫了又扫,瞬间想起,我该回家了,可一时竟忘了回家的方向。望见“中国银行”门口滚动着的大红字,我才想起我的车还停在银行的门口呢。

  回家后,我一直关注群里的动态,群里葛琳琪的妈妈也在不停追问,群里不时会有家长发个位置共享过来,这条路我很熟悉。我们家飞行员的空军基地就在衢州,这条路虽有10年没有去过,但每个服务站,我仍然都能清晰地记得。家长每报一个微信地址,我就开始计算到达目的地时间,车上我不怕出差错,就怕她万一服务站上卫生间而上错了车。项爸爸也会时不时发个小视频过来,看她在车上神采飞扬的笑脸,我还是欣慰的。历经四个多小时的心里煎熬,项爸爸发送她在酒店跳跃的视频,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。看到葛一涵妈妈给我发送她怀里抱着比赛穿的服装的照片,看着她那一头蓬乱的头发,我又笑了。坐了四个多小时的车,头发凌乱,但是看上去还挺开心的。我在群里翻看各位家长发上来的小视频,仔细地搜索着她的身影,不想放过她的每一个细节。

  项爸爸发来消息说睡着了,这个没心没肺的家伙,特意在她的口袋里放着一个手机,竟然一个电话都不给我,还能一到目的地一着床就能睡得沉香。她在离我三百多公里之外的地方竟能如此安睡,家里的妈却毫无睡意,我翻看她原来在舞蹈中心练舞时拍下的视频,一个个看过去,看着看着笑了,看着看着流泪了,在无人的深夜里,我觉得自己就是痴傻的妈妈。

  开着电视,竟然不知道播放着什么节目,竟然拿着手机当电视遥控器。不知所措的我啃着瓜子,靠着一粒粒瓜子去消磨这一个漫长的夜呀。无数次拨下她的手机号,望望窗外依然一片黑,她还是睡梦中。我自嘲地笑笑,我真的走火入魔了。

  “叮当叮当——”微信提示音响了,我揉揉酸痛的双眼,竟然也睡着了?我赶紧拿来手机一看,六点零四分,董欣晨妈妈发上一个信息,催大家下楼化妆了,我拨打她的电话,没有人接,再打还是没有人接,我给项爸爸发个信息,原来他们也已经在楼下排队等候化妆了。小视频里,我看到她穿好了演出服正在化妆,看到她正和项可薇开心吃着早餐,看到她和郑雅轩一起在楼梯口玩呢……这家伙全然没有父母在旁边的愁苦。我有些委屈对老公说,怎么感觉养了个白眼狼呀?老公笑着说,这不就是你想让她独立吗?对呀,我想让她独立,但她的心里也应该有妈的呀,怎么就一点也不想念妈妈的呢?老公安慰我说,孩子太小,她哪能有那么多的顾念呀?她这么紧的行程,哪能有时间打电话呀?小视频里不断有家长发来消息,进场混乱,几个家长呼叫舞蹈中心接应的老师。我原本最紧张就是进场,我的心更揪紧了,将近四千多人汇聚体育馆。而且进场时人流比较多,场面比较嘈杂。尽管我叮嘱千万遍,但毕竟是孩子,平时依赖我惯了,我怕她自顾自走路,一不留神就有可能和大家走散了。万一有坏人混进来,坏人的骗术很高超,她如何能应对得了?所有的可能都在我的脑子交织着,我不停打她电话,这家伙一个都没有接听。我不停地祈祷:“宝贝,赶紧接电话呀!”呆呆坐在沙发上,竟然把橘子扔进了垃圾桶,把橘皮放进嘴里咀嚼。从未如此感觉过时间之漫长,却原来紧张之甚,寸阴若岁。

  终于看到项爸爸发送她们坐在体育馆内的座位安闲地说着笑着,也看到了体育场地上,裁判们正紧张地说着什么。进场了,突然间我喜极而泣。这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回肚里了。接下来按号次上场,我相信她的能力,不会把自己丢在比赛外的。

  宅家一上午,临近中午我终于出门了,在超市楼梯口很意外接到她的电话:“妈妈,第44场上去了,接下来就是我们上场了。”我问她紧张吗?她笑着说没有什么好紧张的呀!我嘱咐她上场要冷静,即使忘了动作也得继续接着跳。她笑着说:“妈妈,你都说了好多遍,我……”还没有等她把话说完,电话挂断了。我明白她们第45场做准备了,手机可能被老师拿走了。我于是给项爸爸和几个家长发信息,让他们给我拍下视频留念。一个个视频传送过来了,我看到她被小朋友挤了几下。我看到她在台上的表现,她优雅地做了一个完美落幕动作。得不得奖已然不重要,她能登上这个舞台就已经完成我的愿望。她平时做事总是这么唯唯诺诺,不肯上前,总怕失败,她这一次的表现已经超出我想像。

  “衣裳再添几件,饭菜多吃几口,出门在外没有妈熬的小米粥,一会儿看看脸一会儿摸摸手,一会儿又把嘱咐的话装进儿的头如今要到了离开家的时候,才理解儿行千里母担忧,千里的路啊,我还一步没走,就看见泪水在妈妈眼里流……”以前听刘和刚老师唱这首歌没有多大的感觉,这一刻我突然深切感受到儿行千里母担忧的那份煎熬的心情。让孩子独自出一次远门,她少了依赖,我多了牵挂。她成长了,我也成长了。


 相关新闻:
 
 微信公众号
  临海新闻
  国内新闻
  国际新闻
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·临海新闻网版权所有·保留所有权利 | 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刊登广告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律师
临海市新闻网络中心主办 | 浙新办[2006]31号 |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:330000800006 | 浙ICP备06040867号 | 法律顾问:浙江全力律师事务所 李宏伟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
友情链接:热门交友app  女同交友app软件  交友app开发多少钱  情侣交友app软件  诱导交友支付app源码  交友app涉黄  情色内容寄居语音交友app  积木app+交友  交友app源码诱导  婚恋交友app推荐  免费交友app排行榜  交友app被曝涉黄  2017婚恋交友app  app交友软件下载  2017交友app排行  和外国人交友的app  最火的交友app怎么用  语音交友app情色内容泛滥  外国交友app  好用的相亲交友app